到时候我确定不去喝

2016-12-11 10:53

  “我还能够去买一个假娃娃当成你”

  这是一张拍摄于去年夏天的照片,张文良跟妻子端坐在凳子上,彼此依附,嘴角微微上扬。那天妻子特地穿上两人逛街时购置的一件红色针织外套。“她说这样子看起来会精力点,也会带点喜庆。”这是张文良最爱好的一张,摆放在最醒目标地位。

  多少天前,是妻子离世一周年的日子。那天,张文良很晚才睡去,他在妻子的灵位前,拿着与妻子生前自拍的一张合照鹄立很久。“妹儿,这一年你过得好不好……我很好,你不必担忧我……”回想起当时本人对亡妻说的那番话,他依然老泪纵横。

  去年3月,妻子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,癌细胞已经扩散得很快。那一刻,当了一辈子医生的张文良异样自责,“给别人看了一辈子病,但她的病我却无能为力。”张文良用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,一只手不知该往哪里放,两只脚微微地发抖着。

  妻子分开前,盼望他可能再找一个老伴安度暮年,甚至为他想好了几个合适的人选。不外,张文良都一一拒绝了。“我身材还好,可以自理,我还可以去买一个假娃娃当成你。”张文良半开玩笑地答复。妻子话语一转说:“好多说人走了后在去阴间的路上要喝迷魂汤,把从前的事件忘掉,到时候我确定不去喝,我要记住你,下辈子还要来找你做夫妻。”张文良告知妻子:“当前我也不得喝。”

  他的恋情

  妻子确诊胰腺癌晚期,临终前为他物色了几个适合的人选,他都逐一谢绝了